刘海粟是杰出的美术家、教育家、美术史家、画家。他不仅首创男女同校,采用人体模特儿和旅行写生。相传刘海粟还曾给江青画裸体画。
“艺术叛徒”刘海粟
刘海粟,原名盘,字季芳,号海翁。祖籍安徽凤阳,1896年3月生于江苏常州。擅长油画、国画、美术教育。1912年11月与乌始光、张聿光在上海创办现代中国第一所美术学校“上海国画美术院”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前身)任校长。首创男女同校,采用人体模特儿和旅行写生,被责骂为“艺术叛徒”,但得蔡元培等学者支持。
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最初只聘到男孩为模特儿。1917年,上海美专成绩展览会,陈列人体习作,某女校校长看后谩骂:“刘海粟是艺术叛徒,教育界之蟊贼!” 一时舆论界纷纷扬扬,群起而攻,刘海粟则干脆以“艺术叛徒”自号自励,一如西方“野兽派”之先例。
1920年7月20日,聘到女模陈晓君,裸体少女第一次出现在画室。当时有人说:“上海出了三大文妖,一是提倡性知识的张竞生,二是唱毛毛雨的黎锦晖,三是提倡一丝不挂的刘海粟。”更严重的是他听说江苏省教育会要禁止模特儿写生,1925年8月22日给江苏省教育会写了公开信,为模特儿申辩。上海市议员姜怀素读了刘海粟的信后,在《申报》上写了呈请当局严惩刘海粟的文章,刘海粟立即写文章反驳。不料,上海总商会会长兼正俗社董事长朱葆三又向他发难了,在报纸上发表了给刘海粟的公开信,骂刘海粟“禽兽不如”。
1927年受军阀孙传芳迫害通辑,刘海粟逃亡日本。朝日新闻社曾为他在东京举行画展。1938年春回上海,应上海中华书局之邀,写成八十万言的巨著《海粟丛书》六卷,分《西画苑》、《国画苑》、《海粟国画、海粟油画》三部分,画论精辟,广为流传。
1929年刘海粟赴欧洲考察美术,遍访法兰西、意大利、瑞士等国名胜。从1931年到1949年他大部分时间在国外,经常举办画展及讲学。中共建政后曾任华东艺术专科学校校长,南京艺术学院院长。1981年被聘为意大利国家艺术院名誉院士,并被授予金质奖章。
刘海粟回忆:曾为江青画过裸体油画
相传,刘海粟最惊人的地方是曾经给江青画过裸体油画。据人民文学出版社2002年8月出版的简繁著《沧海》记载,刘海粟在1983年曾经回忆过这件事。
刘海粟说:“1935年的夏天,我刚从欧洲回来。那个时候蓝苹同赵丹合演话剧《娜拉》,有一些影响。赵丹原来不叫赵丹,叫赵凤翱。这个人聪明极了,就是比较爱冲动。当初他刚到美专,就同成家和一道斗争傅雷,还打了他。赵丹本来准备去法国留学,继续深造画画。这个人如果坚持画画,一定会有大成就的。不过他后来搞戏剧电影,成就更大些。很多人说,赵丹改做演戏是因为偶然,其实不是的。他在美专三年始终是学校剧团的骨干,一直很活跃,也非常爱出风头。毕业的时候他们搞了一个毕业公演,演出话剧,他演男主角。我当时在欧洲还没有回来,听说演得非常成功,这样才被一个叫张石川的电影公司老板看中。很多事情表面看看好像很偶然,其实都不是的。你如果不是那块料,平时没有做很多的积累,给你再多的机会也不行。
“他们在上海金城大戏院公演,一个很大的海报,上面写着赵丹和蓝苹两个人的名字。那个时候赵丹在上海已经很有名了,蓝苹我从来没有听说过。有一天,赵丹请我到一品香吃饭,我就问起这个蓝苹。赵丹很聪明,他说校长如果有时间,吃完饭我陪你去见蓝苹。我也是一时高兴,就答应了。他领我到他们的排练场,墙边有一个穿旗袍的女孩子,踱来踱去,在那里背台词。赵丹告诉我那就是蓝苹,就招呼她过来,告诉她,这是上海美专的校长刘海粟。蓝苹一听我的名字,很恭敬地向我鞠躬,崇拜得很啊!”
……
“我的侄儿刘狮当年同赵丹他们时常有来往,后来由他出面把蓝苹约来给我画过两张油画。前面一张是清晨欲醒还睡的姿态,后来一张是像安格尔那种样子的躺姿。蓝苹这个人单说外表并不出众,但是她身上的……都非常好。还有一点,这个人倒是有一些艺术天分的,你同她说什么,她都能理解。有一种女人面相一般,但是身躯非常优秀。蓝苹就是这种女人。”
刘海粟被打成“现行反革命”
但是,对于简繁在《沧海》书中关于刘海粟画过江青人体的说法,刘海粟女儿刘蟾则给以断然否定:怎么可能呢?“文革”红卫兵来抄家,仅仅因为家里旧报纸上有“蓝苹”的名字,父亲说了一句江青就是蓝苹,这句话传出去了,“四人帮”就把父亲打成“现行反革命”。真要画了江青的人体,那还不把我父亲整死!
现在,无从追究刘海粟到底有没有给江青画过裸体画。但刘海粟在文革时给被打成“现行反革命”是千真万确的。在这场浩劫中,刘海粟损失惨重。刘海粟曾在目录单附图《梅园新村》旁边,简单地写下三次抄家情况:“1966年8月24日新兴中学来抄家,傍晚,董某某四五十人(将我的书画作品及收藏品等)烧了五小时;第二天,董又来车取书。9月2日,画院拿了木壳枪来,王某某、徐某某、杨某某、严某某、戚某某,装12只箱子。9月22日,复旦来抄家,住半个月,住50天,(抄去)照片,(抄去)日记簿。”寥寥数语,却让人看到了刘海粟在那个年代所遭受的灾难,令人震惊。